游客云南去世被收2.4万运尸费:豪取死人钱,为何殡葬最难讲价?
来源: 缅甸迪威国际资讯网   发布时间: 2019-10-25 14:00   2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有媒体报道,8月1日,一游客在云南旅游期间病逝,家人决定将逝者运回宜宾火化,随即找到一家殡仪馆,单边640公里被收取2.4万余元运尸费。事后,死者家属,根据派车单上收费标准计算,往返应收6000余元。而当地民政局一工作人员称,长途运载尸体往返里程200公里以上,收费标准由双方协商确定。目前,因天价“运尸费”,死者家属已将殡仪馆起诉至法院。

就事论事,关乎殡葬业的定价,历来难以厘清。因为,无论是殡葬服务,还是殡葬周边产品,除却实打实的价值衡量,还会被附加“死者为大”的特殊费用。貌似,只有加上这种费用,“死者家属”和“殡葬服务者”才能心理平衡。

所以,对于“游客云南去世被收2.4万运尸费”的事情,无论怎样争辩,都难以将“运尸费”和“常规运输费持平”。因为,这本就不是一回事儿。起码,就现实的公序良俗来讲,不会把“尸体”和“货物”等同。由此导致,“运尸费”偏高,似乎也是一种潜在的共谋。

并且,放眼整个殡葬业,关乎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定价都会显得超乎想象。而且,这里面有个微妙的细节,一般是不太好讲价的。所以,对于殡葬业来讲,历来多是“一口价”。因为,在“重死不重生”的俗世秩序中,一切都要高标准(伴随着高定价)。

由此导致,“不讲价”成为家属对死者最高敬意的表达。而殡葬服务者,深知这种倾向。所以,在具体的定价过程中,才会把价格定得很高。当然,这里面也存在一种现实,关乎殡葬事宜,算是头等大事儿,从来都是“不能缓”,“不能等”。

所以,出现“游客云南去世被收2.4万运尸费”的事后争议,也就不足为奇。因为,一个人死在异乡,家属在慌乱中想尽快把逝者带回家乡。因此,关乎细节的问题,自然就不太会细致审慎。由此出现,“合同”都签订,“尸体”也运到,可家属才开始觉得“费用”太高,而这也再次实证,关乎“丧葬”总是不讲代价。不过,这其中背后的是非,更值得玩味儿。

关乎“丧葬秩序”,现实的认知上,呈现出分裂的路径。一方面,人们很重视“丧葬仪式感”;一方面,人们却对殡葬从业者“另眼相看”。而这种较为分裂的认知下,导致殡葬业被彻底孤立起来。这种孤立,不仅是认知上的,而且是商业上的。

认知上的孤立,会导致殡葬从业者,在具体的社交上,被业外人排挤。最显著的一点,就是婚恋达成过程,会有一定的阻力。所以,最常见的现象,只能是殡葬业内人员,自行组合家庭。久而久之,社交圈也会相对封闭。

由此导致,殡葬业的商业也是封闭的。不论市面上如何定价,殡葬业都会有自己的定价,并且普遍高于商品的本身价值。这种较为撕裂的格局,导致殡葬业从来没有被正常化。所有人,都只会敬畏亲人的离世,而之外的逝者,永远被赋予邪灵的标签。

只是,“豪取死人钱”这种话,能想不能讲。因为,关乎殡葬周边的从业者,一直以来被奉为“下九流”。由此,导致殡葬业的从业者,多半都是生活所迫。这种情况下,为寻得补偿性,自然在服务费上,就相对较高。甚至,高到只能用世俗认知解释,跟基本的商业逻辑无关。

过去,很长一段时期,无论是“鼓匠人”,还是“纸匠人”,都是一些“废人”才会去干,比如“盲人”,“哑巴”,“手脚残缺不齐者”。因为,在世俗的标准里,正常的人,是不愿意参与殡葬事宜的。这导致,殡葬从业者本身是不受尊重的。

甚至,即便是当下,这种偏见依然存在。所以,殡葬从业者者和业外的人,本就存在某种隔阂。这种隔阂的代价,必须通过具体的“高价”才能补偿回来。要不然,一个被看低的人,怎么会平价给看不起自己的人服务,这不有病吗?

当然,要承认的是,关乎“性命”的行业,貌似都不讲价。一般来讲,医院的服务费,药费;殡仪馆的火化费,运送费都是不讲价的。这种不讲价,带有对生命的敬畏,也带有对生命的榨取。因为,“不讲价”意味着不能讲价,就好像“性命之事”,不可估量。

所以,结局也很可观,大多数人对医院和殡仪馆的印象都很差。甚至,基本上可以归为“零好评”。就好像,万不得已,是绝对不去的(事实上,确实如此)。这种带有对抗意识的的合作,看来终究难以弥合。可是,人们总要生病,也总有一死,可见,冤家路窄,人生还是难免艰涩。

所以,对于关乎“性命”的行业,本就存在一种资源上的“要挟”,这种“要挟”导致服务者和被服务者,很难融洽的完成事宜。而表面上能过去的模式,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但这对于行业本身,以及生死本身,却是致命的艰涩。

所以,俗世对于“生死”的看待越不正常,就会导致相关的行业堕入“豪取”的行列。尤其,对于一些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域,“丧葬秩序”貌似凝结着人生的一切。这导致,竟然有人为完成“冥婚”,进行不顾一切的“抢尸”。由此,回看“游客云南去世被收2.4万运尸费”,可能就更好理解一些。

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于异地离世,就地火化,带骨灰回乡,其实是很好的选择。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讲,因执念落叶归根的俗念。就会触发“长途运尸”的事情。可事实上,这不仅导致丧葬费用增加,也导致不必要的资源浪费。可是,眼下的殡葬行当,却对这样的需求喜闻乐见。

这从运尸车上,明码标价的大字“36公里内560元,每增加一公里加收4元”就能看出来。说到底,就是已经告知,长途运尸意味着“天价”。所以,对于“游客云南去世被收2.4万运尸费”的当事家属来讲,不见得能讨得回自己想要的费用。毕竟,以“公序良俗”为核心的殡葬业,从来都是最难讲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