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渝提刀而上
来源: 缅甸迪威国际资讯网   发布时间: 2019-10-25 14:25   1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投稿来源:首席人物观

01

多年之后,俞渝或许还会想起那盘咸鸭蛋。

她在美国拒绝过拥有私人飞机的富豪追求者,但在北京的一家小餐馆里,当李国庆为了她喜欢的咸鸭蛋去找老板娘,夸张形容其重要性,最终成功说服对方去隔壁借来一盘时,俞渝觉得,这个男人靠得住。

找咸鸭蛋时的李国庆,还只是北京一家创业公司的小老板,因为生意不顺跑去美国取经,顺便认识了爱吃咸鸭蛋的俞渝,纽约一家咨询公司的小老板。

图:1995年,李国庆与俞渝相识于美国

相识于微时,是很多励志爱情故事的开始。

2009年,李国庆在《财富人生》访谈中讲述了咸鸭蛋的故事,而俞渝分享的是另外一个显然没有被李国庆牢记的场景:当时两人谈恋爱两周多,在北京一家酒店里,李国庆搭在俞渝肩膀上,突然说“哎,小妹妹,嫁给我吧”。

俞渝记得那么清楚,李国庆显然有些意外——他当时信心不足,求婚只是随口一说。但俞渝动心了,“小妹妹”称呼里的宠溺感击中了这个31岁的女人,“没有人那么叫过我”。

男人与女人的不同,外向者与内向者的不同,乐观者与谨慎者的不同,洒脱者与严谨者的不同……李国庆与俞渝的这段婚姻,从开始就充满差异。

出生在外交部大院的李国庆洒脱放飞,擅长出奇制胜;搞金融的俞渝思维缜密,擅长资本运作,这种互补,在商业社会里原本是1+1大于2的组合。

但婚姻成为其中最大的变数。

而畸变的终极结局是失控。

于是,昨晚,当李国庆又一次在朋友圈里自怨自艾感慨净身出户的不易时,俞渝终于提刀而上。

如果说,李国庆此前的每一次公开爆料,如同手持匕首,一点点撕着这段婚姻残存的薄纱,俞渝则一把掀开了最后的遮羞布,将所有的不堪公之于众。

这样的决绝,让很多人想到当红美剧《致命女人》。

在第一季结尾,妻子 Beth 设下圈套,假借隔壁热爱家暴的渣男之手,杀死了出轨无数的丈夫 Bob 。当 Bob 意识到自己将死之时,Beth 站在门边,望着这个绝望的男人,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俞渝选择了自己动手。

李国庆的朋友圈就是那个杀戮场。当她将那些由不堪细节与愤怒情绪混合而成的炮弹打出之时,她一定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她已经不在乎了。

02

决绝原本不是她的关键词。

俞渝从来都不是一个弱者,她只是更擅长隐忍罢了。

更多时候,她的身份是领导者与麻烦解决者。当李国庆肆意表达时,她永远是那个稳如泰山的兜底者——尽管从昨晚发布的自述来看,她并非像公众熟悉的那般坚强,她也曾经从办公室一路哭到机场,直到新闻发布会开始前才擦干眼泪。

微博是李国庆放飞自我的舞台。

闹剧始于2010年当当上市前后,这位在妻子帮助下获得资本市场认可的商人开始展示令人费解的一面,从剖白初恋情史、痛斥投资人到最终与投行公开叫战,李国庆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其中。

他创作摇滚歌词,讽刺投行在IPO时压低当当发行价,继而引发与一名自称摩根士丹利(当当上市承销商之一)女员工的长达十几回合的骂战。期间,李国庆充分展示了自己使用京骂和脏字的能力。

对于李国庆而言,引来看客、壮大声势才是每场战役打赢的关键。相比之下,俞渝克制得多。

几天后,她出现在会议室里,笑着向记者解释:

“公司和投行之间就是个医患关系。提到钱,人性都是敏感和计较的。我对于投行还是太轻信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选择荷兰式拍卖。”

俞渝无疑是和李国庆站在同一立场的,只是她选择了一种更有效、更体面的发声方式。短短几句,她既理清了双方所处的关系和纠纷来由,又阐述了自家的态度和立场。

十天之后,她又亲自出面召开记者招待会,解释原由,宣布当当向“大型网上商城”的业务转型。当时,李国庆就坐在隔壁办公室里,没有露面。

李国庆太擅长点火,俞渝只能修炼出一身灭火的本事。

多数时候,她都保持着沉默,但当当可能被殃及时,她绝不退让。比如李国庆就刘强东明州事件发表不妥评论后,当当网马上发布声明,坚定立场,划清界限——她不允许那些原本冲向刘强东的愤怒,顺着李国庆的言论转向当当。

但俞渝并非万能与永远正确。事实上,夫妻店模式被认为是当当发展受阻的重要原因,而两位当事人也分别在公开场合表示,后悔夫妻创业。

婚姻比商业更复杂。

这对夫妻曾经也尝试在婚姻和商业之间找到平衡点和共同的话语权。

从2002年到2011年的几年间,俞渝一直坚持上一位心理辅导师的课程,“那之后我在压力前面都很淡定,更能理解别人,学会不委屈自己,内心变得强大、丰富、从容,对于风雨看得很淡。”

李国庆起初不愿意参与,直到2011年,为了消化公司分歧给家庭生活带来的伤害,夫妻俩决定一同看心理咨询师、一年休五次假,共同挽救婚姻。

如今看来,这场挽救显然没有成功。

03

李国庆在等待一场离婚。

“亲人已作陌生人”,他在回应俞渝进攻的微博中这样感慨,他还透露,自己在7月底向法院提交离婚诉讼,10月17日已经收到法院离婚传单,但俞渝拒绝签字。

同样在等待离婚的还有贾跃亭甘薇夫妇。

10月14日,贾跃亭被曝出在美国提交破产法法律救济,申请文件显示,他与妻子甘薇于今年10月11日在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申请离婚,该案状态显示为审理中。

与李国庆夫妇的腥风血雨不同,这场离婚来得悄无声息:双方始终保持沉默,甘薇只转发了一篇关于贾跃亭的文章,字句间还透着疼惜。

多数人认为,如果消息确实,这应该也只是一场为了保住财产的“假离婚”。

此前,甘薇是贾跃亭的共同债务人,这层关系可能因为离婚而解除,甘薇也可以拿掉2018年4月以来的失信被执行人身份,开始重新正常生活。

关于贾跃亭欠了多少钱,网易科技曾经做过测算。

那份破产申请文件显示,贾跃亭目前月收入为9.38万美元,持有36亿美金的待偿还债务,20亿美金的债务净额——这意味着,即使按照金额较少的20亿美元计算,他不吃不喝也要还1777年。

在贾跃亭的世界里,最倒霉的是成为他的股东和债权人,最幸运的是成为他的家人,比如妻子。

即使背负巨额债务,远在美国,贾跃亭也没有忘记照顾家庭。破产申请文件显示,他分别于今年2月28日和7月23日支付给甘薇40万美元和11万美元(总共折合361万人民币)作为家庭生活费用。

图:Epiq cases网站文件截图

甘薇曾经依附于贾跃亭而存在。

2004年,贾跃亭在饭局上对大二女生甘薇一见钟情,两年后,乐视投资拍摄了一部25分钟的手机电视剧《约定》,让甘薇完成了出道梦想。

后来,甘薇虽然没能成为一线女艺人,但得益于贾跃亭的资源,她创办乐漾影视,还因为《太子妃升职记》被称为“网剧教母”,在娱乐圈小范围内拥有了C位待遇。

过去几年乐视的大起大落之中,唯一稳定的,可能只有这对夫妻的感情。

至少在公开场合,甘薇始终传达着对贾跃亭的支持,2018年1月,她更是以一篇《一位妻子的内心独白》,宣布自己成为贾跃亭的债务代言人。

为此,张欣评价甘薇,“她看着娇滴滴的,这么能担当,了不起!”,顺便点评了贾跃亭“这男人,遇到事把老婆推出来,真没出息!”

通过离婚解除债务,大概是现阶段贾跃亭对爱情的最好呵护。这样的体恤,显然是债主们想要而不能得的。

04

互联网圈不乏昂贵的离婚。

土豆网创始人王微付出的代价,是700万美金和土豆“国内首家海外上市视频网站”的光环。

从2007年到2008年,王微与主播杨蕾的婚姻甜蜜期仅仅持续了一年,而这也是土豆发展历程里至关重要的一年——期间,土豆完成第四轮融资,来自凯欣亚洲、IDG和纪源资本等投资的5700万美元,这是当时土豆网融资规模最大的一笔。

王微的婚姻成为土豆上市路上的那根刺,一根杀伤力被严重低估的刺。

2010年11月,土豆网第一次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然而第二天,杨蕾就对王微提出了起诉,要求重新分配财产。

图:王微与主播杨蕾的婚姻仅仅持续了一年

根据杨蕾后来的讲述,王微提出离婚后,她为财产分割等待了七个月,但怎么找王微都得不到回应,根据法律,婚姻财产分割必须在离婚后一年内进行,她只能选择起诉。

土豆上市被迫中止。2010年6月,王微付出700万美元,两人达成和解。

等王微解决家务事重新推进土豆网上市时,优酷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视频网站。最终,土豆在2011年8月17日流血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下跌12%,市值仅为7.1亿美元,第二年便与优酷黯然合并,王微也在不久后退出。

此后创投圈便有了“土豆条款”,即PE、VC投资时,要把创始人的夫妻关系列入考察因素,以规避公司治理结构不健全带来的风险。王微后来自嘲,这是他给公司治理史做出的贡献。

如果说那场离婚消耗了王微的资产与土豆的未来,那么,李国庆俞渝剧情离奇的离婚,耗尽了这场夫妻创业的最后一抹温情。

当婚姻维系的理由不复存在时该如何结束?人人都知道正确答案,但真正能身体力行的,终究是少数。

尤其是名人的婚姻,更难的,是李国庆俞渝这种,掺杂着太多利益与情感纠葛的婚姻。

站在婚姻的终点,两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是作用更重要的贡献者,理应在结婚后得到更多。

说到底,还是利益比体面更重要。

10月24日,这场离婚大战似乎终于进入正题。李国庆在微博再次做出回应称,“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目前,他仅持有当当27.51%的股份。

一方企图前进,夺回曾经所有;一方试着清理,彻底扫除危机。

果然,这场大战从开始就没有追求体面,毕竟,这只是商人用于自我包装的华丽外衣。

利益面前,商人从不犹豫,不管是刺向对方还是撕开自己的伤口。取胜才是关键。

贪婪可以吞噬一切温情,而无论这场厮杀如何惨烈,结局都不会再让人意外。